详情内容

日本“捕鲸”三重说

2019-02-28

    

  “在埃塞克斯号捕鲸船上,船员正拿着鱼叉对准一双巨鲸的眼睛。鲸鱼大惊,开始向着捕鲸船猛烈地攻击……”这是根据真实海难改编的电影《海洋深处》的一个片段。

  在1820年那场鲸与人类的鏖战中,昔日无比强大的捕鲸工具在巨鲸面前不值一提,人类更是脆弱得不堪一击。镜头切回200年后的今天,体型庞大的鲸鱼在日渐成熟的捕鲸技术面前,早已不具当年威胁,甚至处境堪忧。

  日本近日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(IWC),并将于今年7月重新开启商业捕鲸活动。消息一出,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。

  其实,日本早在1988年就已停止商业捕鲸,为何事隔30年后,不惜违背契约精神,再次启动商业活动?记者通过采访相关专家和查阅历史资料后了解到,重启捕鲸有三重说法。

  说法一

  两位“关键人物”的故乡与捕鲸有关

  有人注意到,这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他的内阁在2018年做的最后一件事。那么重启商业捕鲸是否与安倍当局有关呢?

  亚洲通讯社社长、日本早稻田大学特别讲师徐静波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日本政府之所以赶在年关之前,宣布重新启动商业捕鲸,或与两个关键人物的故乡(选区)有关。一位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,他的故乡山口县下关市是日本最大的捕鲸基地,也是“近代捕鲸文化”的发祥地。另一位是日本执政党自民党的干事长二阶俊博,他的老家在和歌山县。和歌山县的太地町,不仅是日本最有名的海豚捕杀地,也是日本“古式捕鲸文化”的发祥地,而太地町也是二阶俊博的选区。

  据《日本经济新闻》报道,目前日本捕鲸船队常从下关港出发。2018年11月,日本船队进行捕鲸,就是从下关港出发。

  不仅如此,日本严重依赖渔业资源,重启捕鲸还存在人与鲸鱼“争夺”渔业资源。在海洋中,鲸鱼的食物包括蓝鳍金枪鱼、秋刀鱼和乌贼等多类物种。禁止捕杀鲸鱼可能会减少日本餐桌上这些种类生鱼片的供应。因此,一些人认为,放开商业捕鲸会给日本渔业发展带来利好,其中也不乏一些政府官员。

  在拥有400年以上捕鲸历史的太地町,不少渔民对重启商业捕鲸满怀期待。太地町町长三轩一高甚至表示:“这是保护以捕鲸为生的国内渔民的重大决断,予以高度评价。”

  据悉,重启商业捕鲸是二阶俊博的一贯主张,之前他就向外务省等机构提出过要求。因此,不少日本媒体认为,安倍与二阶俊博这两位官员的意向在捕鲸一事上发挥了作用。

  说法二

  捕鲸或让官员获利

  目前,日本政府为捕鲸制定了相关法律、捕鲸的基本方针和基本计划,并派遣海上保安厅培训捕鲸船成员如何应对环保团体的干扰。有时,海上保安厅人员甚至随捕鲸船出海或者由海上保安厅船只伴随出海,进行应对“妨碍活动”的现场指导。因此,捕鲸业也是日本政府官员第二次就业的好去处。

  徐静波还介绍说,日本调查员佐久间顺子经过长时间对捕鲸行为调查后认为,捕鲸是日本政府运作的行为,背后是庞大的官僚组织结构,有研究预算、年度计划、职业晋升、养老保险等支撑。

  日本明治大学国际政治经济评论家蟹濑诚一表示,每年在南太平洋,日本的捕鲸船要捕捉400~500头鲸鱼,在船上宰杀切割,然后被当作食用肉类销售,每年的销售额要达到60亿日元(约合人民币3.6亿元)。

  这些捕鲸船队组成的各种联合会,每年还能以保护日本传统文化为名,获得日本政府的巨额补助资金。一些官员甚至用国库买单的小学午餐来确保鲸肉的销路,可谓“用心良苦”。

  据一份日本文部省2016年的调查报告,在和歌山县的30个市町行政区域,其中22个还在提供鲸鱼料理作为小学生的给食。平均一所学校一年吃5次,主要吃油炸鲸鱼肉饼。山口县下关市各所小学的孩子们,平均每月吃一次油炸鲸鱼肉饼。

  人们不禁好奇,在重启商业捕鲸之前,学校食材中的鲸鱼肉从何而来?日本水产厅解释说,为了调查鲸鱼资源,日本每年仍在从事调查性捕鲸活动,一年大约捕捞300头,一年的市场供应量为5000吨左右。由此,调查性捕鲸的真实性有待考量,但部分官员成为学校餐食与捕鲸团队之间的“枢纽”,已成不争的事实。

  说法三

  由来已久的“鲸”文化难以割舍

  就在日本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当天,其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表示,“期待通过这样的举措给当地增添活力,让丰富的鲸文化得到继承。”

  对老一辈的日本人来说,“食鲸”是一种情结。日本捕食鲸肉的文字记载可以追溯到七八世纪。公元712年编撰的史书《古事记》中就有记载,有渔民曾向初代天皇——神武天皇呈献了鲸鱼肉。

  徐静波告诉记者,在传统的日本饮食文化中,从大海中捕捞的鱼虾蚌贝,是人们获取蛋白质的主要来源。自古以来,因气候变化,日本沿海地区偶有渔业的荒年,这时因迷失方向搁浅在浅滩的鲸鱼,被视为神灵的惠泽,民众食其肉、取其油。庆祝、感恩、祭拜,成为日本捕鲸、食鲸文化的起源。

  但食鲸文化随着日本畜牧养殖业的发展,逐渐淡出了历史舞台。直到二战后,日本物资稀缺,将两艘巨大的美国海军舰船改建成加工船,前往南冰洋,就此开启捕鲸的旅程。从1940年代到1960年代中期,鲸鱼肉是日本最主要的肉源。到1964年的最盛时期,日本国内对鲸鱼蛋白的依赖度一度达到了70%,一年捕杀约24000头鲸鱼,其中多数是座头鲸和抹香鲸。因此,对很多童年生活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日本老人来说,鲸肉是一种往昔的“缩影”。但也仅仅是“缩影”,时至今日,鲸肉早已被各类鱼肉、牛肉和鸡肉等替代,很多日本年轻人甚至从未食用过鲸肉。

  事实上,其国内的鲸肉需求已在不断萎缩。“情结”固然存在,但它会不会被政府加以渲染、夸大,成为重启商业捕鲸的敲门砖,我们不得而知。

  据英国《卫报》近日报道,日本在2018南冰洋年度夏猎期间出动两艘捕鲸船,共捕杀333头小须鲸,其中122头为怀孕母鲸,另有114头为幼鲸,令人唏嘘。

  鲸鱼,本有着一种体面的死法:当一头鲸鱼在海洋中死去,它的尸体最终会沉入海底,孕育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,反哺在空寂海底里寻找一丝生路的生物。这是它留给大海最后的温柔,生物学家赋予这个过程一个诗意的名字——鲸落(Whale Fall)。但如今,因为一些人手持刀戟,它们只能血肉模糊地被堆放在大片红色浸染的海滩上……

  日本重启捕鲸,也许又是一场残忍屠戮的开始,而人与鲸如何共生的命题还将被继续探讨下去。

  ◆相关链接

  鲸落分成哪些阶段?

  移动清道夫阶段

  mobile-scavenger stage

  在鲸鱼尸体下沉至海底过程中,盲鳗、鲨鱼、一些甲壳类生物等以鲸鱼尸体中的柔软组织为食。这一过程可以持续4~24个月(取决于鲸的个体大小)。期间90%的鲸尸将被分解。

  机会主义者阶段

  enrichment-opportunist stage

  在这个阶段,一些无脊椎动物特别是多毛类和甲壳类动物,能够以残余鲸尸作为栖居环境,一边生活在此,又一边啃食残余鲸鱼尸体,不断改变它们自己所处的环境。

  化能自养阶段

  sulphophilic stage

  大量厌氧细菌进入鲸骨和其他组织,分解其中的脂类,使用溶解在海水中的硫酸盐作为氧化剂,产生硫化氢。化能自养细菌将这些硫化氢作为能量的来源,利用水中溶解氧将其氧化,获得能量。

  礁岩阶段

  Reef stage

  当残余鲸落当中的有机物质被消耗殆尽后,鲸骨的矿物遗骸就会作为礁岩成为生物的聚居地。


友情链接:

 辽ICP备11009377号-1 主办单位:亚博电子竞技 电话:0417-2206091 技术支持:大连龙采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营口分公司           电话:0417-6651800   网站标识码:2108000035 网站地图 

辽公网安备 21080202000185号

关闭